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Posted by PEKO
 
[スポンサー広告
奶油獅
前幾天阿甫拿了印了他臉的面具給大家

要大家在上面看怎麼搞都可以

昨天我心血來潮把面具拿出來塗鴨


驚覺我一直在迴避著 如何不把這張臉破壞掉 如何完整的保持


做為藝術創作者 連基本的叛逆都失去了

再想自己什麼時候變成了事故但無趣的大人

也許藝術家還是需要那麼一點不食人間煙火的特質吧


這學期修了陳建北的課 某次上課完還頗有感觸的崩淚

他上課時不停說著:「要有想像力啊~你們好無聊!要有想像力」

我想著我的想像力到哪裡去了

是否跟隨著傳統技術的磨鍊 教科書上的規則 社會上的不成文規範一起失去了呢

那信手拈來的荒誕精神已經遠離我了

僅剩一點小巧思小創意陪著我卻不能讓我突破


昨天跟造型所所長小聊一下未來的事情

在擔任系會長無數個開會的期間早已深知他是怎麼樣的人

周邊風評如何云云

當他說完離開後 身旁的友人們說:「你怎麼聽他的建議啊 他都亂講很LOW耶」


我認為他所講的做法內容並不是重點 實不實用受不受用不重要

我想他是與我爸同樣的人 有著跳躍性的思考

當大家還一起往右看時 他們總是往左邊張望一下

我所理解到的是一個概念 你如何在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中脫穎而出



所以一切的事情也都回歸到了想像力 概念的威力

我的人生一直都在尋找著如何成為特別的人 如何藉由創造價值證明自己的存在感


我想我真的很需要奶油獅說的超能力


Posted by PEKO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Chocolate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peko82.blog82.fc2.com/tb.php/112-a8bd3091
trackback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